虹村征十郎

Cfraises=莓子‖守护副官的小兔牙ԅ(¯ㅂ¯ԅ)

[自译]【ハイキュー】Ⅰ乌野强化合宿 序章

先开个坑:)

排球官方小说版第一卷

自译,只为提高日语水平顺便自娱自乐

有歧义的地方欢迎讨论~

忍痛买齐了一套,大概土都吃不起了,剩下的日子喝西北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序章 5月2日 A.M. 00:00

    5月2日,0点。第二体育馆——

    宫城县立乌野高中的第二体育馆,漆黑,冰冷,一片寂静。

    使用第二体育馆整个球场并负责整理的只有历代的男子排球部。因此在部活结束后,放松了的球网就那样立着。

    关紧了门窗连风都进不去的体育馆里,球网没有一丝晃动,静静地立在那里。

    好像在等着部员们的到来。

 

    每天清晨,最早来的是一年级的日向和影山。

    两个人似乎在互相竞争。气喘吁吁地跑来的新入部员们的脸颊被晨间的风吹得红彤彤的。

    昏暗的体育馆里,日光灯终于亮了起来。

    时间慢慢接近7点,部员们、经理、教练、监督陆续到来了。全员都来齐了的时候,第二体育馆里彻底热闹了起来,开始有了温度。

    接着,被各种声音所填满。

    嘎啦嘎啦的是球车被推来的声音。

    鞋底和打过蜡的木地板摩擦发出呲溜的声音。

    球落在地板上,咚咚地摇动着体育馆。

    叫喊声,欢呼声。

    互相击掌的部员们。

    汗滴飞落,不时露出笑容。

    哨声响起,部员们都跑到教练的面前聚集起来。

    训话之后,喊出了更大的声音。

    被声音和热量充满着,体育馆沸腾了。

    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第二体育馆仍在夜色中静静地沉睡着。

    这个时候,部员们仍在想着第二体育馆里发生的一切。躺下睡觉前、起床之后都要再检查一遍包里的东西的人,鼓着劲进行肌肉训练的努力家,为了训练作准备早早睡下的人,还有又期待又兴奋怎么也睡不着,起身去过无数次洗手间的人……。

 

    这些人之中,终于连最后一个也沉沉睡去。在梦中,是不是也在想着第二体育馆的事情呢?说不定,真的是这样的呢。

    天亮之后,就是期盼已久的合宿第一天了。

    用训练来迎接清晨,迎接日落、一心只为排球的日子终于要开始了……!


masa八月Twitter整合[柳田将洋 @y_masaaaa_yk]

·················Aug 3更新·················

昨日は池袋サンシャインシティでウルトラマンフェスティバルに参加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すごいクオリティです

皆さんも是非行ってみてください

昨天在池袋的サンシャインシティ参加了奥特英雄节!

质量超高

大家也一定要去感受一下啊

------------------------------------------------

自从喜欢上了masa。。我的兴趣爱好越来越广泛了呢。。。。_(:з」∠)_

·················Aug 10更新·················

他競技でもすごく勉強になる!

ただリアルタイムで見ると寝不足にな…(( _ _ ))..zzzZZ

其他的竞技项目也有好好了解!

但是追了直播深深感觉睡眠不足…(( _ _ ))..zzzZZ

------------------------------------------------

时差啊。。还好只追女排直播的我基本不用熬夜(笑)

·················Aug 18更新·················

塾バレー部の後輩と久しぶりに喋れて懐かしい気持ち(_ _).。o○

和排球培训班的后辈一起吵吵闹闹真是令人怀念的感觉呀(_ _).。o○

·················Aug 18更新·················

うどんが主食さんて名前

乌冬...主食...???

------------------------------------------------

日语渣渣真不知道咋翻译【【【

不过一天双更get

·················Aug 20更新·················

山縣銀メダル!すごい!

おめでとう

山县拿到了银牌!好厉害!

恭喜恭喜

------------------------------------------------

山县亮太还真的是厉害。。

·················Aug 23更新·················

2016/17Vリーグの試合の映像をDAZN(ダ・ゾーン)さんに放映していただきます。

今夜はそのパーティーにも参加させてもらいました!

今年度は更に良い画質でVリーグを見れるので皆さん是非!!

2016/17联赛的录像由DAZN放映。

今天晚上也参加了那边的party!

今年能看到画质更好的联赛录像大家一定要来看哦!!

------------------------------------------------

masa我真的希望你能在公众场合严肃一点。。宝贝儿你真的在搞笑路线上要一去不复返了。。。

·················Aug 23更新·················

それと僕個人的にはNBAの解説もなさっている佐々木クリスさんを生で間近で見れたことには感動でした\(//∇//)

还有还有也在做我个人的NBA解说,佐佐木クリス桑也在旁边现场指导超感动的说\(//∇//)

------------------------------------------------

一日双更第二次get

·················Aug 28更新·················

今日は豊中夢プロジェクトに招待してもらいました!足を運んで下さった方々、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今天受邀请参加了丰中梦计划!非常感谢特意来的大家!

------------------------------------------------

稍微查了一下,大概就是个丰中市面向中学生的一个未来梦想什么的计划???

。。。。。。整个假期我都没更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

瘫了一个假期的我。。开学没啥课还能继续瘫真开心

我说八月啊。。你先查查这字什么意思再穿啊宝贝儿😂

【黑月】気づけよbaby

*三十天写作挑战Day.2

*STK黑x爱豆月,OOC,OOC,OOC

*滴滴滴,上来就开车真不赖我全是歌词的锅

*没啥营养,纯粹写出来自爽

------------------------

洗漱,穿衣,不紧不慢地吃早饭,然后比约定时间早五分钟准备好,坐经纪人的车赶今天的通告,一成不变的偶像月岛萤的日常生活。

月岛萤,目前炙手可热的当红偶像,隶属于Karasuno事务所,以俊美的外形和镜头前出色的演技虏获了一片片女性的心,而且190公分以上的身高在演艺界也是绝无仅有。年纪轻轻就已经拿下了不少有分量的奖项,可谓是少年得志。

 

 

看着车子驶向公司。黑尾把窗帘拉紧,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唇

“早上好,我可爱的,月❤”

“马上~就要见到你了❤”

 

 

人前是一副温柔开朗的形象,然而熟悉他的人都清楚,常年累月做偶像的压力和本身性格的双重作用下,月岛的脾气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差,而且毒舌,即便是对最亲近的人,也常常是恶言相对,前几天就因为助理的小姑娘在片场多说了几句话就给开除掉了。

 

 “喂,新的助理还没来么”

 

月岛不耐烦的翘着二郎腿,手指敲击着桌面。

今天只有一份杂志封面的拍摄任务,很轻松,月岛想着要赶紧速战速决,补回昨天晚上没睡好的觉。虽说有专门的化妆师,并不需要助理做些什么,但他还是因为很不爽某些人居然上班的第一天就迟到这件事。

“当当”的两声敲门声响起,月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进!”

 

门从外面被来开,进来的是个个子高大的男性,月岛估摸着差不多都能和自己一般高。一边的头发翘着,半遮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男人轻轻向月岛鞠了个躬,就着手做起了自己的工作。

月岛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火,明明迟到了却没有好好道歉,倒像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擅自行动。

 

“第一天就迟到,进门还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公司怎么会录取你这种废物”

 

男人停了一下,冲着月岛低声细语地说了句非常抱歉

月岛的火气没因为这句道歉熄灭,反而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哈?!就一句道歉就够了么?!你那是什么态度?”

 

火气彻底被点燃,一张漂亮的脸都变得有些狰狞,吓得化妆师都不敢再有动作。

 

“进来不知道问好,也不知道自报家门……”

 

“黑尾铁朗,叫我阿黑就好”

“你这家伙……”

 

还好经济人及时进来,通知月岛摄影师已经到了,让他快些准备。月岛知道一会儿工作的重

要性,很快收起了怒气,又恢复了平常那个温文尔雅的帅气月岛。

 

“月岛先生,今天天气很热,还是多补充一点水分比较好”

 

“这种事用不着你提醒!”

 

月岛瞟了黑尾一眼,拿过了黑尾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然后甩手徜徉而去。却没有注意到黑尾嘴角的笑容。

 

月岛的镜头感一直都是出奇的好,每次都能完美的拿捏动作表情,这次也不例外地让摄影师赞不绝口。然而灯光的照射下,月岛似乎感到有些困倦,居然在镜头前晃了神。

 

“是有些累了么?”摄影师关心地问到

 

“没事,可能只是昨天睡得有些不太好,不要紧的”月岛用招牌的笑容回应。

 

摄影师简单的查看了一下照片,点了点头

 

“已经拍到了不错的照片了,如果很累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吧”

 

比计划还要提前上不少,月岛甚是惊喜,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向工作人员们致歉。

困意越来越重,月岛也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简短地告辞之后几乎是扶着墙才勉强走到了休息室,朦朦胧胧之间,感觉似乎有人环住了自己的腰,被抱了起来,不过月岛也没有力气去顾及到底是谁,沉沉的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月岛发觉周围很暗,以为是一不小心竟睡到了晚上,连忙想要起来确认有没有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挣扎了几下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自己的双手双脚被分别绑在了床头的立柱上。

 

而且,

后面的戳这里

---------------------------

Day.2是找一首最近觉得还不错或是很喜欢的个,配合歌词写出一篇文章

于是就选了TOC的気づけよbaby,歌词百度一下就能找到

然后以前听的时候没啥感觉,仔细揣摩一下。。这特么。。。

于是就有了如此ooc的一篇,不是我愿意ooc是真的赖歌词

深夜开个车,愿意上的就上吧

【黑月】Double Block 03

02

*黑尾聚聚你快长个啊,拒绝矮攻
*一点点的兔赤

实话说赤苇和木兔两个人在月岛心里处于一个稍有些与众不同的地位。
不仅是受过很多关照的前辈,大体上到高三联考前都还在坚持打球,也有这两位的功劳。

上次见到赤苇已经是近一年前,年初的春高上有过一次交手,而和木兔已经有两年未见了。

赤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个子又稍微高了些。
木兔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头发没有再用过量的发胶固定出奇怪的形状,就这样松松散散下来,额前挡眼睛的碎发仔细地用发卡别在后面。
要不是老远就能听见的大嗓门,月岛还以为认错了人。

月岛赶到的时候第一局已经结束了,以木兔学校暂时领先。
简单的热过身,就被黑尾直接拽上了场。
场上的大学生散发着和高中生完全不同的气场,月岛不禁捏了把汗,却也更激发出了斗志。

赤苇一个背快传给了木兔,捕捉到了赤苇赤苇细微动作,月岛迅速做出了反应,然而球速太快,来不及跳到最高点,只是勉强沾到球,最后还是打手out。

「啧...」月岛不爽地咂了下嘴

木兔叉着腰,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哈哈哈哈,月月怎么啦!两年不见还是拦不到我!」

「木兔学长才是吧,明明已经是大学生了,力量完全没有长进呢」月岛很快回敬到。

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木兔的力量其实也强了很多,而且对球的处理也真的成熟了不少。
升上高三,全国各个强校的主攻也见了很多,很少有哪一个会让月岛觉得很棘手的。
现在对上木兔,感觉有些像高一县预选决赛对上白鸟泽的牛岛的时候。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月岛依稀记得那时候那怕是再想赢,也还是有过一瞬打起了退堂鼓。

而现在作为乌野副主将的月岛,挺直身子,戏谑的眼神看着对方

『来吧,我来拦下你的每一个球』

轮到月岛发球。深吸一口气,接过队友递过来的球,在地上拍了几下来调整手感。
助跑迈出第一步,右手将球向前高高抛起,迈出第二步,两臂摆动,右脚向前,左脚跟上,之后蹬地腾空,左臂带动身体 右臂上扬,球达到最高点的时候,一口气打过去。
球从对面自由人耳边划过,压在了底线前。

全程盯着月岛发球的黑尾此时愣住了,赞叹月岛的发球直接得分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黑尾从未觉得一个人发球的姿势能这么漂亮,这么美。

「发的漂亮!」黑尾直接冲过去搂住了月岛的肩。

「我还以为你大概会像你们的pinser君一样跳飘呢。」

月岛在心里白了黑尾一眼。
山口已经是很优秀的主攻,不打pinser很多年了。
然而导致月岛会选择大力跳发而不是跳飘的罪魁祸首正揉着月岛的头发,向对面的木兔炫耀。

高一时的春高,黑尾也开始将跳发运用在实战中。
在那一年的垃圾场的对决中,黑尾的发球没少给负责防守的大地学长和西谷学长添麻烦,发球得分之后得瑟的样子也让月岛又气又恼。
之后的整个寒假,月岛都在练习跳发,一开始完全不得要领的时候成天被杀人发球的影山嘲笑。
然而渐渐掌握要领之后,因为身高的和腹部力量的优势,甚至是比杀人发球更有威力的武器。

比赛持续了很久,两边势均力敌,硬是打满了五局,最终以黑尾拦死木兔的调整攻击结束了比赛。

「快认输吧木兔」黑尾赢了比赛心情大好,跟木兔挑衅

「明年天皇杯你们绝对赢不了我们」黑尾一把抱住大口喝着水的月岛

「来年我们可是有月月的,你们没有胜算的。」

完全没考虑过为什么月岛会出现在一个不相干的大学里的这个问题的木兔才反应过来。

「啊!太狡猾了!月月我请你去喝一杯,你来我们学校吧!」

「月月还是未成年啊光太郎前辈......」赤苇在边上默默吐槽。

能不能考上还是回事,其实轻微酒精过敏,以及赤苇对木兔的直呼其名,月岛已经不知道应该先解释哪一件了,索性看着他们几个打打闹闹,就像两年前的夏天,在森然的第三体育馆自主练习的时候。

随便在门口垫了垫肚子之后,黑尾和月岛肩并肩走回公寓。
十月中旬,天气已经渐渐变冷,虽然东京比宫城靠南一些,也没觉得能比家里那边暖和多少。

「明天什么时候的课?」黑尾随口问到

「一早」月岛回答「一整天满课」

「哇...应试生真是辛苦」黑尾咋舌「需不需要学长指点一下?」

「不用辛苦您了,我自己可以」月岛一脸不屑。

「超冷淡呢月月」黑尾还是一脸笑,说着伸了个懒腰

「希望有一天能和月月你打一次配合呢,双人拦网」

「黑尾前辈你的话题也跳得太快了......」月岛很无情的吐槽,嘴角却带了一丝笑意,

双人拦网,听起来还不错呢。

————————tbc————————

上一篇似乎是在一月份......真的是懒癌晚期......
考试前写东西有种特别的快感
现在对于各种cp都会或多或少带入一点对石柳的感情。。
感觉像在写跳发教程。。然而其实并不会

【影日】木漏れ日

*短打
*只为庆影山聚聚进youth
*一只影苏的自我修养
*轻微涉及三次元,满满私设,不喜慎

01
收拾好了并不多的一点行李,最后一次看着公司的大门,说没有一点不舍是不可能的,毕竟成年之后的记忆大致上都是和这里连系着的。

上个赛季里,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差,常年累月的伤病似乎同时爆发出来了。几乎全程坐板凳的影山看着后辈的队友们在场上活跃着,即使不甘心也没有任何办法,年纪到了,职业运动员的行业里,三十多岁就算半个老头子了,怎么去和年轻的二十多的孩子们争。

赛季结束后,影山主动去找了领队说退役的事,领队虽然也有劝说,但最终没有过多的阻拦,同意了下来。只是礼节性的挽留,影山心里很清楚。

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影山最终下定了决心和这里告别。转身走向电车站,没再回过头。

穿越一层层的人海,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影山才终于有一点点离开的实感,然而还是免不了心中的一阵酸楚。

总之,回宫城待一阵子吧,去看看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02
打职业的这15年里,在全日本待了10年。从最开始的替补二传,到最后作为队长带队出征世界各国乃至奥运,打出了绝对骄人的战绩。

而现在只是个打不动了的老头子了吧

影山不禁苦笑,转头看着外面略过的风景。初秋的日子,天气很好,暖人的阳光从树梢枝头中漏下来。

光线,太阳,那个人。

和影山打过配合的攻手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国内的精英乃至世界的精英,可再没有打出过那样的感觉,十五年,从未有过。

03
高三决定进路的时候,影山作为youth的一员,以及这么多年对排球的追求,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打职业这条路。成绩不太好的情况下,又有许多球队向他抛来橄榄枝,最终还是放弃了大学,毕业就直接去了球队。影山似乎并没有过多烦恼就选择加入了sunbirds。

太阳,小鸟,像那个人一样。

也没有很久,仙台市站就到了,没有直接乘上回乌野的大巴,而是一个人走到了仙台市体育馆。周末不少附近居民都过来锻炼,影山索性坐在看台上,静静看着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打排球。

高一那年,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影山收到了青年队的邀请。这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然而进入青年队就意味着和乌野的大家在一起的机会必然会减少,虽然理性告诉他无需犹豫,然而事实是,影山还是有些动摇。

那个人,却在这时候在他背后推了一把
“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不是么?”

进入youth之后,影山曾一度差点回归初中那个王大人的状态。队里没有一个像那个人一样,不顾一切追着他的球跑,冲他叫嚷着再来一球,赢了比赛整个人扑到他身上。

04
太阳快要落山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母校的乌野高中还在,坂之下商店也还在,影山仿佛一下子回到儿时一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地叫嚣着。

最后的一点点日光透过叶片的缝隙漏下,打在身上。

“影...山...?”

熟悉的声音,那是自己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声线。

影山怔住了,深吸一口气,才敢慢慢的转过身去

“日向...”

那个人还是当年的样子,小小的,一张娃娃脸,这么多年似乎都没什么变化,影山拼命克制着,才没有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05
并排坐在坂之下门口的长凳上,两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像小孩子一样,捧着肉包子大口吃着。已经是老头子了的教练没少的骂了他们一顿。

“都三十多的人了还是单身,果然是因为脾气太差嘛哈哈哈哈”日向毫不留情地嘲笑到。

“你没资格说我吧”影山撇了日向一眼

“单身狗的话,你自己不也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

之后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但却并不尴尬,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最后还是影山开口打破了这片无声。

“所以......我们......”

日向看着影山,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嗯...我们”

......在一起吧。

————END————
影山聚聚终于进youth啦!迷妹今整个激动了一天
是个倒序应该能看出来吧。。私设中的影山聚聚大概就是毕业进球队进全日本,为排球奉献青春这么个感觉,至于退役以后干啥。。。。。。
其实对影日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情感,就是很普通的萌着?毕竟我站影我
到期末复习期就疯狂地想写文我简直作死

【牛及】你丫好烦!01

00

01

莫名其妙地和这家伙开始交往有三个月了,及川侧撑着身子戳着身边人的脸,牛岛依旧睡得沉稳,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及川,我喜欢你。」

猛地听到一句如同晴空霹雳的话,及川吓得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乱七八糟不知道是什么的世界线。

「哈?小牛若是不是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我喜欢你。」

牛岛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即便是冷静如牛岛,耳根也是悄悄的变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我知道……」

及川并没有把牛岛的告白当真,玩笑一般的语气顺口接他的话。话没说完就被牛岛紧紧拥入怀中,及川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一跳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在那种情况下居然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地儿,不过也许自己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这个人了吧?击穿在心中默默想着。

 

 

四月樱飞,抱着已经是大人了要出去走走的心态而报考了东京的大学的及川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遥远的地方碰到他。

「小牛若?!!」

「及川?」

「为什么你也来了这?!」

有种说不出的宿敌相遇的感觉,满满的即视感,及川现在有点明白小不点在高中遇到飞雄的感觉了,微妙的觉得人生计划都被打乱了。直觉告诉他,如果跟眼前这个人扯上关系会相当麻烦,就当空气直接忽视忽视就好了,反正高中之后也想着学业为重,放下排球了。及川想用自己一贯的招牌笑容一带而过,然而对着牛岛那张正经到爆的脸,根本笑不出来。

『完了game over』及川心想

去往报到处的一路上只好跟牛岛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及川学法,牛岛学商,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是学部不同,接触几率也会大大减少,及川内心暗爽。

「说起来怎么会来这里?没有去报送校么?」及川随口一问。

「家里还是希望我来这里,而且这里的排球,也不差」牛岛回答地很正经「你呢?」

牛岛家似乎是有什么很大的家族产业来着吧,总之以后总是要继承家业的,学校的商学也是出名的厉害,球队也是优胜候补之一,这一切都很说的过去,倒是自己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理由不当不正,完全说不出口,及川有点语塞。

「嘛……那个就是……反正就这么来了」这马虎眼打的及川自己都看不过去了。

牛岛倒是没有在意,似乎很习惯及川这种随意的性格,便没有再追问。

 

 

之后便是报道的繁琐流程,简单地道别之后,两人各自忙了起来。及川还没有找好租房,就先申请了学校的宿舍凑活着住。分完宿舍简单整理了一下就已经是傍晚了,想着熟悉一下校园环境,及川一个人只身在学校里乱逛着。各大社团正在火热的招新,顶着一张没有满分也有九十几的帅气面孔,及川很快就收到了各种学姐们抛来的橄榄枝,犹豫不知道该加入哪个的时候,还是看到了排球部,不自觉的被吸引。

说能完全放下排球那肯定是在骗人,无论如何那都是近十年来自己一直追求着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就只是看一眼,及川本着这样的想法走到了排球部的摊位前,环顾四周,很好,小牛若不在,这才放心大胆地上前去看看。

「要加入排球部么?」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学长笑眯眯的问道,及川回以一个招牌微笑。

「就是先看看」

「嗯没关系,要是想加入的话就来这边填个表格」

及川点点头,然后默默随着人流走向下一个社团的摊位,不过怎么都有一点异样的违和感,总觉得刚才那位学长长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不过自己真的能放下么?及川自己都不是很确定。

 

 

大学生活比高中来讲要忙了许多,课程不容易,虽然没了作业但却要自己整理很多东西,一下子还是不能很好地适应。及川一个人疲惫地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抬起胳膊,手臂不自觉的呈现出传球的姿势,果然多年养成的习惯没有那么好改过来呀。

咚咚……

及川听到了敲门声,这个时间,是隔壁的同学么?及川赶忙爬起来

「来了」

打开门,及川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牛岛若利端端正正地站在他房门口。及川顺势就想关门却被牛岛先挤了进来

「为什么没有来排球部」牛岛还是一脸的无表情。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去啊」及川有点不耐烦,干脆坦白出来

「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想法吧,现在的我上大学的我已经放掉排球了」

「放弃了,是么」牛岛的语气里居然透出了一点点怒意

「就这样放弃你不会觉得后悔么及川」

「就是后悔有跟你有什么关系么?」及川不满牛岛居然以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

牛岛没有再反驳什么,安静的看不出一丝波澜,及川深深地叹了口气

「没别的事就回去吧」

下一瞬,手腕就被抓住,整个人被带出了房间,腕上传来了刺痛的感觉

「轻一点啦!等等小牛若你要带我去哪?!」

 

 

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站在体育馆门口了,及川虽然很生气牛岛的强硬,但是却真的下不了狠心转头就走。内心里其实还是认定球场才是自己的归属的吧。及川恨自己这么没原则,原本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却被整个击溃。

「给我传球吧,及川。」

「就是要传也不会给你传的,笨蛋!」

----------------------tbc--------------------------------------

宿舍门是带一下就能上锁的不需要钥匙,有好好锁上的请放心

 

这篇只是个大概交代一下而已,并没有涉及到30题里的任何一个(其实是编不进去)

 

总之就是个牛及二人打打闹闹的日常

 

最后

我真的超级想把NEXT4还有国家队的其他男神们都写进来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知道二次元和三次元还是不要混在一起比较好但是我真的……好想写啊!!!!

这次也是写到中途就跑去刷了半天推特_(:з)∠)_

如果有介意看到三次元乱入的小天使请给我留言……我就不擅自开脑洞了

 

 

【黑月】Double Block 02

01

 

「打扰了」

 

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自己这几个月的周末确确实实必须和黑尾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事实。月岛本来觉得黑尾大概是个在生活方面挺邋遢的人,毕竟从认识开始就一直是一头睡乱了的毛从来没有整理好过,但意外的事黑尾家居然收拾的很干净,虽然本身东西也不多就是了。

 

「吃过饭了么?」黑尾问月岛

「嗯,在家吃过才来的」月岛点点头,示意让黑尾不用担心

「那就好」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因为两个人真的除了排球以外的交集就没什么了,黑尾很有自信了解作为乌野MB的月岛萤选手,但其余时间单单作为月岛萤这个人,却几乎一无所知。黑尾突然有点后悔干嘛不在原来合宿的时候多跟他聊点家长里短的事情。

 

「那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看书了」

月岛适时打破了两人至今微妙的空气,无论如何月岛现在也还是有考生的这个身份的,没什么用的闲话以后再聊也不急。黑尾这么想着,干脆回自己的房间把手头的课题赶一赶,自己也不能输给后辈是不是。

 

 

月岛虽然借着读书的理由获得了一个人的空间,但是没学多一会儿就开始走神学不下去了。必须要承认陌生的环境确实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隔壁那人的存在才是让月岛分心的主要原因。

 

『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的呢』

月岛反复在心里咀嚼着黑尾说过的话,却越发得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理性来想自己跟黑尾的交情真的没有好到这种地步,但是自己心里也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想和他在一个队伍里打排球的冲动。月岛自以为是个完全按逻辑行动的理智人类,脑子里冒出的非理智想法让他感到一丝的恼火。

「意味不明」

月岛小声嘟囔着,反正今天晚上估计也是学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倒在床上,倒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月岛刚醒过来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饭菜的香味。推门出去就看到黑尾卷着袖子在炒饭。

「睡醒了月月?」

黑尾扭头看了月岛一眼,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简单地将鲑鱼煎一下,用铲子铲碎,随后再加上切好的滑子菇,倒入米饭,翻炒均匀,最后淋上一点酱油和胡椒盐,分装两个盘子,再盖上刚刚好的半熟煎蛋,简简单单却很美味的日式炒饭。月岛惊叹于黑尾流畅熟练的动作,竟一时间忘记要去洗漱的事情。

「快点吧」黑尾看了眼时间「不然上课要迟到咯」

 

月岛很快地洗漱出来,坐到餐桌边上

「我开动了」

卖相满分,月岛尝试性的吃了一小口

「……好吃!」

 没有很华丽的口感,但就是这平平淡淡的味道竟然如此地让人欲罢不能。月岛不太会评判一道菜肴的好坏,也没有那些丰富的形容词,只知道这个味道真的很对他的胃口。而且这样一道美味居然出自对面这个大大咧咧的人之手,月岛默默地在心里给黑尾打上了家庭妇男的tag。

「早上时间紧没办法认真准备,凑活着吃吧」

月岛想起自己下厨弄出来的黑暗料理,同样都是男人怎么能差出这么多,然而黑尾一脸淡定,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这种时候跳出来作怪,月岛暗地里给自己下定了要练好厨艺的决心。

 

自己的厨艺实在拿不出手,月岛打算至少负责洗完,但是却被黑尾以考生要专心考试为由一口回绝了,不过周末的学习比月岛想象中的要枯燥的多,大量的反复练习还有学校里没有的拔高都让他有些疲于应对,月岛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也没有再坚持。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到乌野就必须把重心往排球上偏一偏了,临近县预选,队里的弦都绷得紧紧的,以前偶尔还能偷个懒,现在因为周末的训练都不能参加,稍微走个神就会被影山狠狠的骂,虽说不爽,但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就是了。最后一年,月岛自然是学业和排球两边都不想放手,虽然真的是累得不行,但至少还是很充实的。

 

结束了一天的事务,洗过澡后月岛躺在床上刷刷推特,却意外地接到了电话,来电显示赫然写着黑尾铁朗四个大字。大晚上这个点打过来,月岛有点不想接,但对方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震动声一直响个不停。月岛没有办法只能接了起来。

「睡了么月月?」电话那头是黑尾压低音量的声音

「倒是还没有,黑尾学长这么晚有什么事么?」

「这周五要不要早来一会儿?」

「早去干什么?」月岛很疑惑,但更多的是大晚上被打搅的不满

「跟着我们一起练习呀」

「我拒绝」月岛很想现在就挂掉电话

「如果我说那天要和木兔赤苇他们两的学校打练习赛呢?」

「……」

 

 

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几乎是一下课月岛就急急忙忙赶去了东京,影山听说了是要和大学生们一起打比赛也就没再说什么给他放了行。赶到H大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大吼。

「太慢了月月!」

一见面木兔就揽着月岛的肩和他说个不停,时间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傍晚在第三体育馆的自主练习。旁边的赤苇笑着跟月岛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了,月岛」

 

03

----------tbc-------------------------------

和风炒饭的话是速水重道的厨房里看到的,水哥式粗犷料理

但是看着就好吃啊!!有机会可以做做看

 本来想着再晚一点让木兔和赤苇出场的,但是真的忍不住啊_(:з)∠)_

 想尝试挑战写一场完整的排球比赛,如果能成的话下一篇就是了?不过应该会很无聊……

 这次和上一回隔了好久,中间还是各种可怕的期(sheng)末(wu)考(hua)试(xue),感觉写起来并不顺手,后面会好一些吧……大概

【黑月】Double Block 01

01

 

抱着一点好奇心,月岛萤在这个陌生的校园里随意游逛着。H大是一所位于东京的名牌大学,就是全国范围内也是非常有知名度的优秀学府。进入高中三年级下学期的月岛萤以这所大学为目标努力学习。所以当听说学校为全国应届考生设立了专门的周末辅导班,月岛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直接报了名。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状况。周末一大早就要乘新干线赶来东京。

 

不愧是名牌大学,校园环境挺不错的,月岛心想。

 

月岛头脑聪明,平时也肯下点功夫认真学,成绩自然是不错,月岛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希望能考上的。考上了之后专业大概会是运动生理?或是药理?社团呢?

 

社团......

 

月岛挠挠头,还真的除了排球想不到别的了。

 

说起排球,好像有所耳闻,H大的排球部好像很厉害,经常会代表东京出战全国呢。不如去看看排球部的训练吧,反正时间还早。月岛这么想着,顺着路标走到了专门为排球部设立的排球馆。

 

「最后一球拜托了!」

 

  嘭......

 

「拦得好黑尾!」

 

黑尾?难道是音驹的那个前前任主将?...等等,哪会有这么巧?...不过说起来黑尾这个姓也不是很常见才对啊......月岛还没有理清头绪就看见了一个顶着黑色鸡冠头的高大男孩儿从门口探身出来。

 

「那边的同学!帮忙捡一下球...」

黑尾定神注意到从门口路过的这位同学似乎有些眼熟

 「...月岛?是月月么!」

 

月岛俯身捡起起球扔还给黑尾,这回还真是碰到熟人了。

「下午好,黑尾前辈,以及好久不见。」

 

02

「月月怎么会在这里?」黑尾把一罐饮料递给月岛

 

「啊...谢谢前辈」

月岛接过饮料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

「前辈才是,居然是H大的学生。」

 

两个人自打两年前乌野对音驹的练习赛相识,之后在几次的合宿中熟络起来。不过很快黑尾从音驹毕业,接触的机会大大减少,只是偶尔黑尾来看比赛能打个照面,平常朋友圈互相点点赞的关系罢了。月岛倒是知道黑尾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在东京,只不过没能想到这么巧居然是自己的第一志愿学校。

 

「一起吃个饭么?能这样碰上也是缘分呀」黑尾邀请道「学长请客啦」

月岛点头答应,毕竟作为一个想要考生还是有相当多问题想要问问前辈的。

 

黑尾找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拉面店,还不到饭点,人不是很多,两人随意找到边角的桌子坐下。

 

「两位要点什么?」老板娘亲切地对着两人微笑

「大碗猪骨拉面和盐烤秋刀鱼」黑尾抢先回答

「这边的客人呢?」老板娘看着月岛

月岛翻着菜单犹豫到底该点写什么。

「跟我的一样啦」黑尾一脸大大咧咧的笑看着选择恐惧的月岛

「好的,两位稍等哟」老板娘收走菜单往后厨走去

月岛一脸不悦「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月月不好好吃饭可是不行啊,我记得当年就是吃的最少的那个吧」黑尾托着下巴「明明个子挺高,就是太瘦,真的该多吃点」

月岛不想再在这种问题上和黑尾浪费口舌,顺势岔开话题

「前辈能考上H大也是很厉害嘛」

「我长得就这么像差生么,明明高中成绩也一直是年级前几来着啊」黑尾无奈,「所以月月是想考来我们学校?」

月岛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黑尾,包括现在这个周末要往返东京宫城补习的事。

「这往返起来可是很麻烦呢。」黑尾说出了月岛心中最大的烦恼,搞得月岛一直在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黑尾突然张开双臂,然后说

 

「所以住到我家来吧」

 

......啊?

月岛自然是一口回绝,虽然这样确实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难题,但他认为自己和黑尾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顺理成章寄人篱下的关系。

「是我在学校附近租的,一直没有找到合租人所以正好有空房,住进来完全不会有影响啦」黑尾怕月岛想太多特意解释道。

「不是这个问题......」

「就当是前辈给可爱的后辈一点点照顾吧」黑尾顿了顿「毕竟,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呢」

「啊……?」这回惊得月岛直接发出了声音

「那就这样定了吧」黑尾没给月岛留丝毫拒绝的余地。

 

之后的几天,月岛不知道黑尾是从哪里要来了自己家的电话,先后说服了月岛爸爸月岛妈妈和月岛哥哥,让他们同意让月岛周末住到自己家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这个节奏完全超出的月岛的想象,以至于他背着大包小包被母亲送到黑尾公寓的门口时候还处于懵圈状态。

「别给你铁朗哥哥添麻烦,知道么萤」妈妈拍拍月岛的后背

「我会负责好好照顾他的,伯母您放心吧」黑尾一脸标准的好孩子微笑

 

目送月岛妈妈下楼返程后,黑尾帮着月岛把包拿进屋里

「之后请多指教啦,萤·弟·弟♪」

 

————tbc————

接着看戳→

 

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

电脑码字居然意外地有点不顺手

 

这大概是一个月岛稀里糊涂的就开始了和黑尾同居日子的设定,就是半同居【?】慢慢到同居然后相恋在一起的故事,都是些日常段子。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样的黑月,一点点的培养感情,而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其实铁朗哥哥现在就已经有一点点在意萤弟弟,毕竟萤这样的变扭性格真的是很吸引人,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呢

 

其实我是坚定的黑尾love来着……然而萤他真可爱^q^好想欺负他……真的是越写越会偏向受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_(:з)∠)_

 

 

 

 

 

【牛及】你丫好烦!

00

 牛岛若利是国家队的正式选手,也就是日向口中的japan。当下正式世锦赛进行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国家队提前一个多月就把队员召集在一起,封闭集训准备比赛。

正因如此,两人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只能靠每天几分钟的通话和偶尔的几条短信来度过。 

今年各个国家队伍实力都明显有所增强,日本队顽强奋战最终也只能止步八强,不过运用了许多新队员,磨合还不够完善的队伍能有如此成绩也尚算说得过去,结束比赛后教练员也没多做阻挠,便放大家回去休假。 

时间临近期末考试,牛岛没有把回去的具体时间告诉及川,一是怕影响他的复习进度,二是也想给分别许久的恋人一个惊喜。

 飞回东京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等再乘大巴回到公寓楼下已经过了十二点。 想着大概及川已经睡了的牛岛尽量放轻了动作,悄悄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屋里。 外屋一片漆黑,及川房间门缝透出的淡淡橘黄色的光就更加显眼。 

『还没睡?』牛岛心想 

抱着想劝恋人早些休息的念头,牛岛走向了及川的房间,却在门口因为里面的动静停下了脚步。 

「嗯......啊.......」 隔着一到房门传来了及川隐忍的喘息声 

「...哈啊......牛若」 

「牛...若...若利......啊......」 

牛岛的心一揪,放在门把上的手不假思索地按了下去 

门没锁 

如同想象的那样,及川正靠在床边ZW

突然打开的门和突然出现的恋人让及川就这样措手不及的惊叫着射了出来 

「呀啊......」 

看着这样的及川,牛岛不禁咽了咽口水,本来还因为长时间旅途而有积累的些许疲劳一扫而空,眼睛里透出的光仿佛要吃了面前的人一样。 

「牛....若......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及川看见许久未见的恋人十分惊喜,然而自己这个样子被人看到的羞耻感还是占据了他最主要的感官,及川现在恨不得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一辈子不出来。 

「教练给了假,我怕影响你休息就没跟你说」牛岛边说边脱下了上衣 

「你脱衣服干嘛呀!」 

及川捂着下身想要往卫生间逃去却被牛岛从后面紧紧抱住 

「这样就满足了么,徹?」

 及川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却因为才射过的全身无力完全无法挣脱出对方的怀抱,这个样子在牛岛的眼里不过是增加了一点点事前的情趣 

「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想我么?」

 牛岛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传进及川耳里如同媚药一般,及川只能下意识地回答出心底所想 

「想你......」

 牛岛笑笑,在及川后颈落下一个轻轻的吻,算是对恋人诚实的奖励

 「宝贝儿乖,我来满足你」

 ————tbc———— 

接着看→

通宵复习给自己打点肾上腺素

 你丫好烦三十题本来是想串个完整的故事写完,然而真的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就把这篇单拎出来先撸了一发 

写完整个人都精神了,我继续艹书了

哦对,这篇是第一题「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