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村征十郎

Cfraises=莓子‖守护副官的小兔牙ԅ(¯ㅂ¯ԅ)

【影日】木漏れ日

*短打
*只为庆影山聚聚进youth
*一只影苏的自我修养
*轻微涉及三次元,满满私设,不喜慎

01
收拾好了并不多的一点行李,最后一次看着公司的大门,说没有一点不舍是不可能的,毕竟成年之后的记忆大致上都是和这里连系着的。

上个赛季里,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差,常年累月的伤病似乎同时爆发出来了。几乎全程坐板凳的影山看着后辈的队友们在场上活跃着,即使不甘心也没有任何办法,年纪到了,职业运动员的行业里,三十多岁就算半个老头子了,怎么去和年轻的二十多的孩子们争。

赛季结束后,影山主动去找了领队说退役的事,领队虽然也有劝说,但最终没有过多的阻拦,同意了下来。只是礼节性的挽留,影山心里很清楚。

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影山最终下定了决心和这里告别。转身走向电车站,没再回过头。

穿越一层层的人海,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影山才终于有一点点离开的实感,然而还是免不了心中的一阵酸楚。

总之,回宫城待一阵子吧,去看看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02
打职业的这15年里,在全日本待了10年。从最开始的替补二传,到最后作为队长带队出征世界各国乃至奥运,打出了绝对骄人的战绩。

而现在只是个打不动了的老头子了吧

影山不禁苦笑,转头看着外面略过的风景。初秋的日子,天气很好,暖人的阳光从树梢枝头中漏下来。

光线,太阳,那个人。

和影山打过配合的攻手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国内的精英乃至世界的精英,可再没有打出过那样的感觉,十五年,从未有过。

03
高三决定进路的时候,影山作为youth的一员,以及这么多年对排球的追求,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打职业这条路。成绩不太好的情况下,又有许多球队向他抛来橄榄枝,最终还是放弃了大学,毕业就直接去了球队。影山似乎并没有过多烦恼就选择加入了sunbirds。

太阳,小鸟,像那个人一样。

也没有很久,仙台市站就到了,没有直接乘上回乌野的大巴,而是一个人走到了仙台市体育馆。周末不少附近居民都过来锻炼,影山索性坐在看台上,静静看着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打排球。

高一那年,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影山收到了青年队的邀请。这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然而进入青年队就意味着和乌野的大家在一起的机会必然会减少,虽然理性告诉他无需犹豫,然而事实是,影山还是有些动摇。

那个人,却在这时候在他背后推了一把
“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不是么?”

进入youth之后,影山曾一度差点回归初中那个王大人的状态。队里没有一个像那个人一样,不顾一切追着他的球跑,冲他叫嚷着再来一球,赢了比赛整个人扑到他身上。

04
太阳快要落山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母校的乌野高中还在,坂之下商店也还在,影山仿佛一下子回到儿时一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地叫嚣着。

最后的一点点日光透过叶片的缝隙漏下,打在身上。

“影...山...?”

熟悉的声音,那是自己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声线。

影山怔住了,深吸一口气,才敢慢慢的转过身去

“日向...”

那个人还是当年的样子,小小的,一张娃娃脸,这么多年似乎都没什么变化,影山拼命克制着,才没有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05
并排坐在坂之下门口的长凳上,两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像小孩子一样,捧着肉包子大口吃着。已经是老头子了的教练没少的骂了他们一顿。

“都三十多的人了还是单身,果然是因为脾气太差嘛哈哈哈哈”日向毫不留情地嘲笑到。

“你没资格说我吧”影山撇了日向一眼

“单身狗的话,你自己不也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

之后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但却并不尴尬,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最后还是影山开口打破了这片无声。

“所以......我们......”

日向看着影山,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嗯...我们”

......在一起吧。

————END————
影山聚聚终于进youth啦!迷妹今整个激动了一天
是个倒序应该能看出来吧。。私设中的影山聚聚大概就是毕业进球队进全日本,为排球奉献青春这么个感觉,至于退役以后干啥。。。。。。
其实对影日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情感,就是很普通的萌着?毕竟我站影我
到期末复习期就疯狂地想写文我简直作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