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村征十郎

Cfraises=莓子‖守护副官的小兔牙ԅ(¯ㅂ¯ԅ)

【黑月】Double Block 03

02

*黑尾聚聚你快长个啊,拒绝矮攻
*一点点的兔赤

实话说赤苇和木兔两个人在月岛心里处于一个稍有些与众不同的地位。
不仅是受过很多关照的前辈,大体上到高三联考前都还在坚持打球,也有这两位的功劳。

上次见到赤苇已经是近一年前,年初的春高上有过一次交手,而和木兔已经有两年未见了。

赤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个子又稍微高了些。
木兔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头发没有再用过量的发胶固定出奇怪的形状,就这样松松散散下来,额前挡眼睛的碎发仔细地用发卡别在后面。
要不是老远就能听见的大嗓门,月岛还以为认错了人。

月岛赶到的时候第一局已经结束了,以木兔学校暂时领先。
简单的热过身,就被黑尾直接拽上了场。
场上的大学生散发着和高中生完全不同的气场,月岛不禁捏了把汗,却也更激发出了斗志。

赤苇一个背快传给了木兔,捕捉到了赤苇赤苇细微动作,月岛迅速做出了反应,然而球速太快,来不及跳到最高点,只是勉强沾到球,最后还是打手out。

「啧...」月岛不爽地咂了下嘴

木兔叉着腰,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哈哈哈哈,月月怎么啦!两年不见还是拦不到我!」

「木兔学长才是吧,明明已经是大学生了,力量完全没有长进呢」月岛很快回敬到。

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木兔的力量其实也强了很多,而且对球的处理也真的成熟了不少。
升上高三,全国各个强校的主攻也见了很多,很少有哪一个会让月岛觉得很棘手的。
现在对上木兔,感觉有些像高一县预选决赛对上白鸟泽的牛岛的时候。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月岛依稀记得那时候那怕是再想赢,也还是有过一瞬打起了退堂鼓。

而现在作为乌野副主将的月岛,挺直身子,戏谑的眼神看着对方

『来吧,我来拦下你的每一个球』

轮到月岛发球。深吸一口气,接过队友递过来的球,在地上拍了几下来调整手感。
助跑迈出第一步,右手将球向前高高抛起,迈出第二步,两臂摆动,右脚向前,左脚跟上,之后蹬地腾空,左臂带动身体 右臂上扬,球达到最高点的时候,一口气打过去。
球从对面自由人耳边划过,压在了底线前。

全程盯着月岛发球的黑尾此时愣住了,赞叹月岛的发球直接得分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黑尾从未觉得一个人发球的姿势能这么漂亮,这么美。

「发的漂亮!」黑尾直接冲过去搂住了月岛的肩。

「我还以为你大概会像你们的pinser君一样跳飘呢。」

月岛在心里白了黑尾一眼。
山口已经是很优秀的主攻,不打pinser很多年了。
然而导致月岛会选择大力跳发而不是跳飘的罪魁祸首正揉着月岛的头发,向对面的木兔炫耀。

高一时的春高,黑尾也开始将跳发运用在实战中。
在那一年的垃圾场的对决中,黑尾的发球没少给负责防守的大地学长和西谷学长添麻烦,发球得分之后得瑟的样子也让月岛又气又恼。
之后的整个寒假,月岛都在练习跳发,一开始完全不得要领的时候成天被杀人发球的影山嘲笑。
然而渐渐掌握要领之后,因为身高的和腹部力量的优势,甚至是比杀人发球更有威力的武器。

比赛持续了很久,两边势均力敌,硬是打满了五局,最终以黑尾拦死木兔的调整攻击结束了比赛。

「快认输吧木兔」黑尾赢了比赛心情大好,跟木兔挑衅

「明年天皇杯你们绝对赢不了我们」黑尾一把抱住大口喝着水的月岛

「来年我们可是有月月的,你们没有胜算的。」

完全没考虑过为什么月岛会出现在一个不相干的大学里的这个问题的木兔才反应过来。

「啊!太狡猾了!月月我请你去喝一杯,你来我们学校吧!」

「月月还是未成年啊光太郎前辈......」赤苇在边上默默吐槽。

能不能考上还是回事,其实轻微酒精过敏,以及赤苇对木兔的直呼其名,月岛已经不知道应该先解释哪一件了,索性看着他们几个打打闹闹,就像两年前的夏天,在森然的第三体育馆自主练习的时候。

随便在门口垫了垫肚子之后,黑尾和月岛肩并肩走回公寓。
十月中旬,天气已经渐渐变冷,虽然东京比宫城靠南一些,也没觉得能比家里那边暖和多少。

「明天什么时候的课?」黑尾随口问到

「一早」月岛回答「一整天满课」

「哇...应试生真是辛苦」黑尾咋舌「需不需要学长指点一下?」

「不用辛苦您了,我自己可以」月岛一脸不屑。

「超冷淡呢月月」黑尾还是一脸笑,说着伸了个懒腰

「希望有一天能和月月你打一次配合呢,双人拦网」

「黑尾前辈你的话题也跳得太快了......」月岛很无情的吐槽,嘴角却带了一丝笑意,

双人拦网,听起来还不错呢。

————————tbc————————

上一篇似乎是在一月份......真的是懒癌晚期......
考试前写东西有种特别的快感
现在对于各种cp都会或多或少带入一点对石柳的感情。。
感觉像在写跳发教程。。然而其实并不会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