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村征十郎

Cfraises=莓子‖守护副官的小兔牙ԅ(¯ㅂ¯ԅ)

[自译]【ハイキュー】Ⅰ乌野强化合宿 序章

先开个坑:)

排球官方小说版第一卷

自译,只为提高日语水平顺便自娱自乐

有歧义的地方欢迎讨论~

忍痛买齐了一套,大概土都吃不起了,剩下的日子喝西北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序章 5月2日 A.M. 00:00

    5月2日,0点。第二体育馆——

    宫城县立乌野高中的第二体育馆,漆黑,冰冷,一片寂静。

    使用第二体育馆整个球场并负责整理的只有历代的男子排球部。因此在部活结束后,放松了的球网就那样立着。

    关紧了门窗连风都进不去的体育馆里,球网没有一丝晃动,静静地立在那里。

    好像在等着部员们的到来。

 

    每天清晨,最早来的是一年级的日向和影山。

    两个人似乎在互相竞争。气喘吁吁地跑来的新入部员们的脸颊被晨间的风吹得红彤彤的。

    昏暗的体育馆里,日光灯终于亮了起来。

    时间慢慢接近7点,部员们、经理、教练、监督陆续到来了。全员都来齐了的时候,第二体育馆里彻底热闹了起来,开始有了温度。

    接着,被各种声音所填满。

    嘎啦嘎啦的是球车被推来的声音。

    鞋底和打过蜡的木地板摩擦发出呲溜的声音。

    球落在地板上,咚咚地摇动着体育馆。

    叫喊声,欢呼声。

    互相击掌的部员们。

    汗滴飞落,不时露出笑容。

    哨声响起,部员们都跑到教练的面前聚集起来。

    训话之后,喊出了更大的声音。

    被声音和热量充满着,体育馆沸腾了。

    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第二体育馆仍在夜色中静静地沉睡着。

    这个时候,部员们仍在想着第二体育馆里发生的一切。躺下睡觉前、起床之后都要再检查一遍包里的东西的人,鼓着劲进行肌肉训练的努力家,为了训练作准备早早睡下的人,还有又期待又兴奋怎么也睡不着,起身去过无数次洗手间的人……。

 

    这些人之中,终于连最后一个也沉沉睡去。在梦中,是不是也在想着第二体育馆的事情呢?说不定,真的是这样的呢。

    天亮之后,就是期盼已久的合宿第一天了。

    用训练来迎接清晨,迎接日落、一心只为排球的日子终于要开始了……!


【影日】木漏れ日

*短打
*只为庆影山聚聚进youth
*一只影苏的自我修养
*轻微涉及三次元,满满私设,不喜慎

01
收拾好了并不多的一点行李,最后一次看着公司的大门,说没有一点不舍是不可能的,毕竟成年之后的记忆大致上都是和这里连系着的。

上个赛季里,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差,常年累月的伤病似乎同时爆发出来了。几乎全程坐板凳的影山看着后辈的队友们在场上活跃着,即使不甘心也没有任何办法,年纪到了,职业运动员的行业里,三十多岁就算半个老头子了,怎么去和年轻的二十多的孩子们争。

赛季结束后,影山主动去找了领队说退役的事,领队虽然也有劝说,但最终没有过多的阻拦,同意了下来。只是礼节性的挽留,影山心里很清楚。

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影山最终下定了决心和这里告别。转身走向电车站,没再回过头。

穿越一层层的人海,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影山才终于有一点点离开的实感,然而还是免不了心中的一阵酸楚。

总之,回宫城待一阵子吧,去看看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02
打职业的这15年里,在全日本待了10年。从最开始的替补二传,到最后作为队长带队出征世界各国乃至奥运,打出了绝对骄人的战绩。

而现在只是个打不动了的老头子了吧

影山不禁苦笑,转头看着外面略过的风景。初秋的日子,天气很好,暖人的阳光从树梢枝头中漏下来。

光线,太阳,那个人。

和影山打过配合的攻手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国内的精英乃至世界的精英,可再没有打出过那样的感觉,十五年,从未有过。

03
高三决定进路的时候,影山作为youth的一员,以及这么多年对排球的追求,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打职业这条路。成绩不太好的情况下,又有许多球队向他抛来橄榄枝,最终还是放弃了大学,毕业就直接去了球队。影山似乎并没有过多烦恼就选择加入了sunbirds。

太阳,小鸟,像那个人一样。

也没有很久,仙台市站就到了,没有直接乘上回乌野的大巴,而是一个人走到了仙台市体育馆。周末不少附近居民都过来锻炼,影山索性坐在看台上,静静看着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打排球。

高一那年,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影山收到了青年队的邀请。这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然而进入青年队就意味着和乌野的大家在一起的机会必然会减少,虽然理性告诉他无需犹豫,然而事实是,影山还是有些动摇。

那个人,却在这时候在他背后推了一把
“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不是么?”

进入youth之后,影山曾一度差点回归初中那个王大人的状态。队里没有一个像那个人一样,不顾一切追着他的球跑,冲他叫嚷着再来一球,赢了比赛整个人扑到他身上。

04
太阳快要落山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母校的乌野高中还在,坂之下商店也还在,影山仿佛一下子回到儿时一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地叫嚣着。

最后的一点点日光透过叶片的缝隙漏下,打在身上。

“影...山...?”

熟悉的声音,那是自己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声线。

影山怔住了,深吸一口气,才敢慢慢的转过身去

“日向...”

那个人还是当年的样子,小小的,一张娃娃脸,这么多年似乎都没什么变化,影山拼命克制着,才没有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05
并排坐在坂之下门口的长凳上,两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像小孩子一样,捧着肉包子大口吃着。已经是老头子了的教练没少的骂了他们一顿。

“都三十多的人了还是单身,果然是因为脾气太差嘛哈哈哈哈”日向毫不留情地嘲笑到。

“你没资格说我吧”影山撇了日向一眼

“单身狗的话,你自己不也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

之后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但却并不尴尬,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最后还是影山开口打破了这片无声。

“所以......我们......”

日向看着影山,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嗯...我们”

......在一起吧。

————END————
影山聚聚终于进youth啦!迷妹今整个激动了一天
是个倒序应该能看出来吧。。私设中的影山聚聚大概就是毕业进球队进全日本,为排球奉献青春这么个感觉,至于退役以后干啥。。。。。。
其实对影日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情感,就是很普通的萌着?毕竟我站影我
到期末复习期就疯狂地想写文我简直作死

【牛及】你丫好烦!01

00

01

莫名其妙地和这家伙开始交往有三个月了,及川侧撑着身子戳着身边人的脸,牛岛依旧睡得沉稳,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及川,我喜欢你。」

猛地听到一句如同晴空霹雳的话,及川吓得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乱七八糟不知道是什么的世界线。

「哈?小牛若是不是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我喜欢你。」

牛岛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即便是冷静如牛岛,耳根也是悄悄的变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我知道……」

及川并没有把牛岛的告白当真,玩笑一般的语气顺口接他的话。话没说完就被牛岛紧紧拥入怀中,及川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一跳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在那种情况下居然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地儿,不过也许自己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这个人了吧?击穿在心中默默想着。

 

 

四月樱飞,抱着已经是大人了要出去走走的心态而报考了东京的大学的及川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遥远的地方碰到他。

「小牛若?!!」

「及川?」

「为什么你也来了这?!」

有种说不出的宿敌相遇的感觉,满满的即视感,及川现在有点明白小不点在高中遇到飞雄的感觉了,微妙的觉得人生计划都被打乱了。直觉告诉他,如果跟眼前这个人扯上关系会相当麻烦,就当空气直接忽视忽视就好了,反正高中之后也想着学业为重,放下排球了。及川想用自己一贯的招牌笑容一带而过,然而对着牛岛那张正经到爆的脸,根本笑不出来。

『完了game over』及川心想

去往报到处的一路上只好跟牛岛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及川学法,牛岛学商,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是学部不同,接触几率也会大大减少,及川内心暗爽。

「说起来怎么会来这里?没有去报送校么?」及川随口一问。

「家里还是希望我来这里,而且这里的排球,也不差」牛岛回答地很正经「你呢?」

牛岛家似乎是有什么很大的家族产业来着吧,总之以后总是要继承家业的,学校的商学也是出名的厉害,球队也是优胜候补之一,这一切都很说的过去,倒是自己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理由不当不正,完全说不出口,及川有点语塞。

「嘛……那个就是……反正就这么来了」这马虎眼打的及川自己都看不过去了。

牛岛倒是没有在意,似乎很习惯及川这种随意的性格,便没有再追问。

 

 

之后便是报道的繁琐流程,简单地道别之后,两人各自忙了起来。及川还没有找好租房,就先申请了学校的宿舍凑活着住。分完宿舍简单整理了一下就已经是傍晚了,想着熟悉一下校园环境,及川一个人只身在学校里乱逛着。各大社团正在火热的招新,顶着一张没有满分也有九十几的帅气面孔,及川很快就收到了各种学姐们抛来的橄榄枝,犹豫不知道该加入哪个的时候,还是看到了排球部,不自觉的被吸引。

说能完全放下排球那肯定是在骗人,无论如何那都是近十年来自己一直追求着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就只是看一眼,及川本着这样的想法走到了排球部的摊位前,环顾四周,很好,小牛若不在,这才放心大胆地上前去看看。

「要加入排球部么?」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学长笑眯眯的问道,及川回以一个招牌微笑。

「就是先看看」

「嗯没关系,要是想加入的话就来这边填个表格」

及川点点头,然后默默随着人流走向下一个社团的摊位,不过怎么都有一点异样的违和感,总觉得刚才那位学长长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不过自己真的能放下么?及川自己都不是很确定。

 

 

大学生活比高中来讲要忙了许多,课程不容易,虽然没了作业但却要自己整理很多东西,一下子还是不能很好地适应。及川一个人疲惫地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抬起胳膊,手臂不自觉的呈现出传球的姿势,果然多年养成的习惯没有那么好改过来呀。

咚咚……

及川听到了敲门声,这个时间,是隔壁的同学么?及川赶忙爬起来

「来了」

打开门,及川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牛岛若利端端正正地站在他房门口。及川顺势就想关门却被牛岛先挤了进来

「为什么没有来排球部」牛岛还是一脸的无表情。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去啊」及川有点不耐烦,干脆坦白出来

「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想法吧,现在的我上大学的我已经放掉排球了」

「放弃了,是么」牛岛的语气里居然透出了一点点怒意

「就这样放弃你不会觉得后悔么及川」

「就是后悔有跟你有什么关系么?」及川不满牛岛居然以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

牛岛没有再反驳什么,安静的看不出一丝波澜,及川深深地叹了口气

「没别的事就回去吧」

下一瞬,手腕就被抓住,整个人被带出了房间,腕上传来了刺痛的感觉

「轻一点啦!等等小牛若你要带我去哪?!」

 

 

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站在体育馆门口了,及川虽然很生气牛岛的强硬,但是却真的下不了狠心转头就走。内心里其实还是认定球场才是自己的归属的吧。及川恨自己这么没原则,原本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却被整个击溃。

「给我传球吧,及川。」

「就是要传也不会给你传的,笨蛋!」

----------------------tbc--------------------------------------

宿舍门是带一下就能上锁的不需要钥匙,有好好锁上的请放心

 

这篇只是个大概交代一下而已,并没有涉及到30题里的任何一个(其实是编不进去)

 

总之就是个牛及二人打打闹闹的日常

 

最后

我真的超级想把NEXT4还有国家队的其他男神们都写进来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知道二次元和三次元还是不要混在一起比较好但是我真的……好想写啊!!!!

这次也是写到中途就跑去刷了半天推特_(:з)∠)_

如果有介意看到三次元乱入的小天使请给我留言……我就不擅自开脑洞了

 

 

【黑月】Double Block 02

01

 

「打扰了」

 

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自己这几个月的周末确确实实必须和黑尾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事实。月岛本来觉得黑尾大概是个在生活方面挺邋遢的人,毕竟从认识开始就一直是一头睡乱了的毛从来没有整理好过,但意外的事黑尾家居然收拾的很干净,虽然本身东西也不多就是了。

 

「吃过饭了么?」黑尾问月岛

「嗯,在家吃过才来的」月岛点点头,示意让黑尾不用担心

「那就好」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因为两个人真的除了排球以外的交集就没什么了,黑尾很有自信了解作为乌野MB的月岛萤选手,但其余时间单单作为月岛萤这个人,却几乎一无所知。黑尾突然有点后悔干嘛不在原来合宿的时候多跟他聊点家长里短的事情。

 

「那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看书了」

月岛适时打破了两人至今微妙的空气,无论如何月岛现在也还是有考生的这个身份的,没什么用的闲话以后再聊也不急。黑尾这么想着,干脆回自己的房间把手头的课题赶一赶,自己也不能输给后辈是不是。

 

 

月岛虽然借着读书的理由获得了一个人的空间,但是没学多一会儿就开始走神学不下去了。必须要承认陌生的环境确实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隔壁那人的存在才是让月岛分心的主要原因。

 

『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的呢』

月岛反复在心里咀嚼着黑尾说过的话,却越发得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理性来想自己跟黑尾的交情真的没有好到这种地步,但是自己心里也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想和他在一个队伍里打排球的冲动。月岛自以为是个完全按逻辑行动的理智人类,脑子里冒出的非理智想法让他感到一丝的恼火。

「意味不明」

月岛小声嘟囔着,反正今天晚上估计也是学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倒在床上,倒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月岛刚醒过来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饭菜的香味。推门出去就看到黑尾卷着袖子在炒饭。

「睡醒了月月?」

黑尾扭头看了月岛一眼,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简单地将鲑鱼煎一下,用铲子铲碎,随后再加上切好的滑子菇,倒入米饭,翻炒均匀,最后淋上一点酱油和胡椒盐,分装两个盘子,再盖上刚刚好的半熟煎蛋,简简单单却很美味的日式炒饭。月岛惊叹于黑尾流畅熟练的动作,竟一时间忘记要去洗漱的事情。

「快点吧」黑尾看了眼时间「不然上课要迟到咯」

 

月岛很快地洗漱出来,坐到餐桌边上

「我开动了」

卖相满分,月岛尝试性的吃了一小口

「……好吃!」

 没有很华丽的口感,但就是这平平淡淡的味道竟然如此地让人欲罢不能。月岛不太会评判一道菜肴的好坏,也没有那些丰富的形容词,只知道这个味道真的很对他的胃口。而且这样一道美味居然出自对面这个大大咧咧的人之手,月岛默默地在心里给黑尾打上了家庭妇男的tag。

「早上时间紧没办法认真准备,凑活着吃吧」

月岛想起自己下厨弄出来的黑暗料理,同样都是男人怎么能差出这么多,然而黑尾一脸淡定,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这种时候跳出来作怪,月岛暗地里给自己下定了要练好厨艺的决心。

 

自己的厨艺实在拿不出手,月岛打算至少负责洗完,但是却被黑尾以考生要专心考试为由一口回绝了,不过周末的学习比月岛想象中的要枯燥的多,大量的反复练习还有学校里没有的拔高都让他有些疲于应对,月岛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也没有再坚持。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到乌野就必须把重心往排球上偏一偏了,临近县预选,队里的弦都绷得紧紧的,以前偶尔还能偷个懒,现在因为周末的训练都不能参加,稍微走个神就会被影山狠狠的骂,虽说不爽,但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就是了。最后一年,月岛自然是学业和排球两边都不想放手,虽然真的是累得不行,但至少还是很充实的。

 

结束了一天的事务,洗过澡后月岛躺在床上刷刷推特,却意外地接到了电话,来电显示赫然写着黑尾铁朗四个大字。大晚上这个点打过来,月岛有点不想接,但对方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震动声一直响个不停。月岛没有办法只能接了起来。

「睡了么月月?」电话那头是黑尾压低音量的声音

「倒是还没有,黑尾学长这么晚有什么事么?」

「这周五要不要早来一会儿?」

「早去干什么?」月岛很疑惑,但更多的是大晚上被打搅的不满

「跟着我们一起练习呀」

「我拒绝」月岛很想现在就挂掉电话

「如果我说那天要和木兔赤苇他们两的学校打练习赛呢?」

「……」

 

 

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几乎是一下课月岛就急急忙忙赶去了东京,影山听说了是要和大学生们一起打比赛也就没再说什么给他放了行。赶到H大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大吼。

「太慢了月月!」

一见面木兔就揽着月岛的肩和他说个不停,时间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傍晚在第三体育馆的自主练习。旁边的赤苇笑着跟月岛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了,月岛」

 

03

----------tbc-------------------------------

和风炒饭的话是速水重道的厨房里看到的,水哥式粗犷料理

但是看着就好吃啊!!有机会可以做做看

 本来想着再晚一点让木兔和赤苇出场的,但是真的忍不住啊_(:з)∠)_

 想尝试挑战写一场完整的排球比赛,如果能成的话下一篇就是了?不过应该会很无聊……

 这次和上一回隔了好久,中间还是各种可怕的期(sheng)末(wu)考(hua)试(xue),感觉写起来并不顺手,后面会好一些吧……大概

【黑月】Double Block 01

01

 

抱着一点好奇心,月岛萤在这个陌生的校园里随意游逛着。H大是一所位于东京的名牌大学,就是全国范围内也是非常有知名度的优秀学府。进入高中三年级下学期的月岛萤以这所大学为目标努力学习。所以当听说学校为全国应届考生设立了专门的周末辅导班,月岛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直接报了名。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状况。周末一大早就要乘新干线赶来东京。

 

不愧是名牌大学,校园环境挺不错的,月岛心想。

 

月岛头脑聪明,平时也肯下点功夫认真学,成绩自然是不错,月岛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希望能考上的。考上了之后专业大概会是运动生理?或是药理?社团呢?

 

社团......

 

月岛挠挠头,还真的除了排球想不到别的了。

 

说起排球,好像有所耳闻,H大的排球部好像很厉害,经常会代表东京出战全国呢。不如去看看排球部的训练吧,反正时间还早。月岛这么想着,顺着路标走到了专门为排球部设立的排球馆。

 

「最后一球拜托了!」

 

  嘭......

 

「拦得好黑尾!」

 

黑尾?难道是音驹的那个前前任主将?...等等,哪会有这么巧?...不过说起来黑尾这个姓也不是很常见才对啊......月岛还没有理清头绪就看见了一个顶着黑色鸡冠头的高大男孩儿从门口探身出来。

 

「那边的同学!帮忙捡一下球...」

黑尾定神注意到从门口路过的这位同学似乎有些眼熟

 「...月岛?是月月么!」

 

月岛俯身捡起起球扔还给黑尾,这回还真是碰到熟人了。

「下午好,黑尾前辈,以及好久不见。」

 

02

「月月怎么会在这里?」黑尾把一罐饮料递给月岛

 

「啊...谢谢前辈」

月岛接过饮料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

「前辈才是,居然是H大的学生。」

 

两个人自打两年前乌野对音驹的练习赛相识,之后在几次的合宿中熟络起来。不过很快黑尾从音驹毕业,接触的机会大大减少,只是偶尔黑尾来看比赛能打个照面,平常朋友圈互相点点赞的关系罢了。月岛倒是知道黑尾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在东京,只不过没能想到这么巧居然是自己的第一志愿学校。

 

「一起吃个饭么?能这样碰上也是缘分呀」黑尾邀请道「学长请客啦」

月岛点头答应,毕竟作为一个想要考生还是有相当多问题想要问问前辈的。

 

黑尾找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拉面店,还不到饭点,人不是很多,两人随意找到边角的桌子坐下。

 

「两位要点什么?」老板娘亲切地对着两人微笑

「大碗猪骨拉面和盐烤秋刀鱼」黑尾抢先回答

「这边的客人呢?」老板娘看着月岛

月岛翻着菜单犹豫到底该点写什么。

「跟我的一样啦」黑尾一脸大大咧咧的笑看着选择恐惧的月岛

「好的,两位稍等哟」老板娘收走菜单往后厨走去

月岛一脸不悦「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月月不好好吃饭可是不行啊,我记得当年就是吃的最少的那个吧」黑尾托着下巴「明明个子挺高,就是太瘦,真的该多吃点」

月岛不想再在这种问题上和黑尾浪费口舌,顺势岔开话题

「前辈能考上H大也是很厉害嘛」

「我长得就这么像差生么,明明高中成绩也一直是年级前几来着啊」黑尾无奈,「所以月月是想考来我们学校?」

月岛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黑尾,包括现在这个周末要往返东京宫城补习的事。

「这往返起来可是很麻烦呢。」黑尾说出了月岛心中最大的烦恼,搞得月岛一直在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黑尾突然张开双臂,然后说

 

「所以住到我家来吧」

 

......啊?

月岛自然是一口回绝,虽然这样确实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难题,但他认为自己和黑尾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顺理成章寄人篱下的关系。

「是我在学校附近租的,一直没有找到合租人所以正好有空房,住进来完全不会有影响啦」黑尾怕月岛想太多特意解释道。

「不是这个问题......」

「就当是前辈给可爱的后辈一点点照顾吧」黑尾顿了顿「毕竟,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呢」

「啊……?」这回惊得月岛直接发出了声音

「那就这样定了吧」黑尾没给月岛留丝毫拒绝的余地。

 

之后的几天,月岛不知道黑尾是从哪里要来了自己家的电话,先后说服了月岛爸爸月岛妈妈和月岛哥哥,让他们同意让月岛周末住到自己家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这个节奏完全超出的月岛的想象,以至于他背着大包小包被母亲送到黑尾公寓的门口时候还处于懵圈状态。

「别给你铁朗哥哥添麻烦,知道么萤」妈妈拍拍月岛的后背

「我会负责好好照顾他的,伯母您放心吧」黑尾一脸标准的好孩子微笑

 

目送月岛妈妈下楼返程后,黑尾帮着月岛把包拿进屋里

「之后请多指教啦,萤·弟·弟♪」

 

————tbc————

接着看戳→

 

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

电脑码字居然意外地有点不顺手

 

这大概是一个月岛稀里糊涂的就开始了和黑尾同居日子的设定,就是半同居【?】慢慢到同居然后相恋在一起的故事,都是些日常段子。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样的黑月,一点点的培养感情,而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其实铁朗哥哥现在就已经有一点点在意萤弟弟,毕竟萤这样的变扭性格真的是很吸引人,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呢

 

其实我是坚定的黑尾love来着……然而萤他真可爱^q^好想欺负他……真的是越写越会偏向受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_(:з)∠)_

 

 

 

 

 

【牛及】你丫好烦!

00

 牛岛若利是国家队的正式选手,也就是日向口中的japan。当下正式世锦赛进行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国家队提前一个多月就把队员召集在一起,封闭集训准备比赛。

正因如此,两人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只能靠每天几分钟的通话和偶尔的几条短信来度过。 

今年各个国家队伍实力都明显有所增强,日本队顽强奋战最终也只能止步八强,不过运用了许多新队员,磨合还不够完善的队伍能有如此成绩也尚算说得过去,结束比赛后教练员也没多做阻挠,便放大家回去休假。 

时间临近期末考试,牛岛没有把回去的具体时间告诉及川,一是怕影响他的复习进度,二是也想给分别许久的恋人一个惊喜。

 飞回东京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等再乘大巴回到公寓楼下已经过了十二点。 想着大概及川已经睡了的牛岛尽量放轻了动作,悄悄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屋里。 外屋一片漆黑,及川房间门缝透出的淡淡橘黄色的光就更加显眼。 

『还没睡?』牛岛心想 

抱着想劝恋人早些休息的念头,牛岛走向了及川的房间,却在门口因为里面的动静停下了脚步。 

「嗯......啊.......」 隔着一到房门传来了及川隐忍的喘息声 

「...哈啊......牛若」 

「牛...若...若利......啊......」 

牛岛的心一揪,放在门把上的手不假思索地按了下去 

门没锁 

如同想象的那样,及川正靠在床边ZW

突然打开的门和突然出现的恋人让及川就这样措手不及的惊叫着射了出来 

「呀啊......」 

看着这样的及川,牛岛不禁咽了咽口水,本来还因为长时间旅途而有积累的些许疲劳一扫而空,眼睛里透出的光仿佛要吃了面前的人一样。 

「牛....若......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及川看见许久未见的恋人十分惊喜,然而自己这个样子被人看到的羞耻感还是占据了他最主要的感官,及川现在恨不得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一辈子不出来。 

「教练给了假,我怕影响你休息就没跟你说」牛岛边说边脱下了上衣 

「你脱衣服干嘛呀!」 

及川捂着下身想要往卫生间逃去却被牛岛从后面紧紧抱住 

「这样就满足了么,徹?」

 及川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却因为才射过的全身无力完全无法挣脱出对方的怀抱,这个样子在牛岛的眼里不过是增加了一点点事前的情趣 

「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想我么?」

 牛岛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传进及川耳里如同媚药一般,及川只能下意识地回答出心底所想 

「想你......」

 牛岛笑笑,在及川后颈落下一个轻轻的吻,算是对恋人诚实的奖励

 「宝贝儿乖,我来满足你」

 ————tbc———— 

接着看→

通宵复习给自己打点肾上腺素

 你丫好烦三十题本来是想串个完整的故事写完,然而真的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就把这篇单拎出来先撸了一发 

写完整个人都精神了,我继续艹书了

哦对,这篇是第一题「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