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村征十郎

Cfraises=莓子‖守护副官的小兔牙ԅ(¯ㅂ¯ԅ)

【黑月】Double Block 02

01

 

「打扰了」

 

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自己这几个月的周末确确实实必须和黑尾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事实。月岛本来觉得黑尾大概是个在生活方面挺邋遢的人,毕竟从认识开始就一直是一头睡乱了的毛从来没有整理好过,但意外的事黑尾家居然收拾的很干净,虽然本身东西也不多就是了。

 

「吃过饭了么?」黑尾问月岛

「嗯,在家吃过才来的」月岛点点头,示意让黑尾不用担心

「那就好」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因为两个人真的除了排球以外的交集就没什么了,黑尾很有自信了解作为乌野MB的月岛萤选手,但其余时间单单作为月岛萤这个人,却几乎一无所知。黑尾突然有点后悔干嘛不在原来合宿的时候多跟他聊点家长里短的事情。

 

「那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看书了」

月岛适时打破了两人至今微妙的空气,无论如何月岛现在也还是有考生的这个身份的,没什么用的闲话以后再聊也不急。黑尾这么想着,干脆回自己的房间把手头的课题赶一赶,自己也不能输给后辈是不是。

 

 

月岛虽然借着读书的理由获得了一个人的空间,但是没学多一会儿就开始走神学不下去了。必须要承认陌生的环境确实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隔壁那人的存在才是让月岛分心的主要原因。

 

『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的呢』

月岛反复在心里咀嚼着黑尾说过的话,却越发得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理性来想自己跟黑尾的交情真的没有好到这种地步,但是自己心里也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想和他在一个队伍里打排球的冲动。月岛自以为是个完全按逻辑行动的理智人类,脑子里冒出的非理智想法让他感到一丝的恼火。

「意味不明」

月岛小声嘟囔着,反正今天晚上估计也是学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倒在床上,倒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月岛刚醒过来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饭菜的香味。推门出去就看到黑尾卷着袖子在炒饭。

「睡醒了月月?」

黑尾扭头看了月岛一眼,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简单地将鲑鱼煎一下,用铲子铲碎,随后再加上切好的滑子菇,倒入米饭,翻炒均匀,最后淋上一点酱油和胡椒盐,分装两个盘子,再盖上刚刚好的半熟煎蛋,简简单单却很美味的日式炒饭。月岛惊叹于黑尾流畅熟练的动作,竟一时间忘记要去洗漱的事情。

「快点吧」黑尾看了眼时间「不然上课要迟到咯」

 

月岛很快地洗漱出来,坐到餐桌边上

「我开动了」

卖相满分,月岛尝试性的吃了一小口

「……好吃!」

 没有很华丽的口感,但就是这平平淡淡的味道竟然如此地让人欲罢不能。月岛不太会评判一道菜肴的好坏,也没有那些丰富的形容词,只知道这个味道真的很对他的胃口。而且这样一道美味居然出自对面这个大大咧咧的人之手,月岛默默地在心里给黑尾打上了家庭妇男的tag。

「早上时间紧没办法认真准备,凑活着吃吧」

月岛想起自己下厨弄出来的黑暗料理,同样都是男人怎么能差出这么多,然而黑尾一脸淡定,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这种时候跳出来作怪,月岛暗地里给自己下定了要练好厨艺的决心。

 

自己的厨艺实在拿不出手,月岛打算至少负责洗完,但是却被黑尾以考生要专心考试为由一口回绝了,不过周末的学习比月岛想象中的要枯燥的多,大量的反复练习还有学校里没有的拔高都让他有些疲于应对,月岛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也没有再坚持。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到乌野就必须把重心往排球上偏一偏了,临近县预选,队里的弦都绷得紧紧的,以前偶尔还能偷个懒,现在因为周末的训练都不能参加,稍微走个神就会被影山狠狠的骂,虽说不爽,但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就是了。最后一年,月岛自然是学业和排球两边都不想放手,虽然真的是累得不行,但至少还是很充实的。

 

结束了一天的事务,洗过澡后月岛躺在床上刷刷推特,却意外地接到了电话,来电显示赫然写着黑尾铁朗四个大字。大晚上这个点打过来,月岛有点不想接,但对方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震动声一直响个不停。月岛没有办法只能接了起来。

「睡了么月月?」电话那头是黑尾压低音量的声音

「倒是还没有,黑尾学长这么晚有什么事么?」

「这周五要不要早来一会儿?」

「早去干什么?」月岛很疑惑,但更多的是大晚上被打搅的不满

「跟着我们一起练习呀」

「我拒绝」月岛很想现在就挂掉电话

「如果我说那天要和木兔赤苇他们两的学校打练习赛呢?」

「……」

 

 

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几乎是一下课月岛就急急忙忙赶去了东京,影山听说了是要和大学生们一起打比赛也就没再说什么给他放了行。赶到H大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大吼。

「太慢了月月!」

一见面木兔就揽着月岛的肩和他说个不停,时间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傍晚在第三体育馆的自主练习。旁边的赤苇笑着跟月岛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了,月岛」

 

03

----------tbc-------------------------------

和风炒饭的话是速水重道的厨房里看到的,水哥式粗犷料理

但是看着就好吃啊!!有机会可以做做看

 本来想着再晚一点让木兔和赤苇出场的,但是真的忍不住啊_(:з)∠)_

 想尝试挑战写一场完整的排球比赛,如果能成的话下一篇就是了?不过应该会很无聊……

 这次和上一回隔了好久,中间还是各种可怕的期(sheng)末(wu)考(hua)试(xue),感觉写起来并不顺手,后面会好一些吧……大概

【黑月】Double Block 01

01

 

抱着一点好奇心,月岛萤在这个陌生的校园里随意游逛着。H大是一所位于东京的名牌大学,就是全国范围内也是非常有知名度的优秀学府。进入高中三年级下学期的月岛萤以这所大学为目标努力学习。所以当听说学校为全国应届考生设立了专门的周末辅导班,月岛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直接报了名。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状况。周末一大早就要乘新干线赶来东京。

 

不愧是名牌大学,校园环境挺不错的,月岛心想。

 

月岛头脑聪明,平时也肯下点功夫认真学,成绩自然是不错,月岛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希望能考上的。考上了之后专业大概会是运动生理?或是药理?社团呢?

 

社团......

 

月岛挠挠头,还真的除了排球想不到别的了。

 

说起排球,好像有所耳闻,H大的排球部好像很厉害,经常会代表东京出战全国呢。不如去看看排球部的训练吧,反正时间还早。月岛这么想着,顺着路标走到了专门为排球部设立的排球馆。

 

「最后一球拜托了!」

 

  嘭......

 

「拦得好黑尾!」

 

黑尾?难道是音驹的那个前前任主将?...等等,哪会有这么巧?...不过说起来黑尾这个姓也不是很常见才对啊......月岛还没有理清头绪就看见了一个顶着黑色鸡冠头的高大男孩儿从门口探身出来。

 

「那边的同学!帮忙捡一下球...」

黑尾定神注意到从门口路过的这位同学似乎有些眼熟

 「...月岛?是月月么!」

 

月岛俯身捡起起球扔还给黑尾,这回还真是碰到熟人了。

「下午好,黑尾前辈,以及好久不见。」

 

02

「月月怎么会在这里?」黑尾把一罐饮料递给月岛

 

「啊...谢谢前辈」

月岛接过饮料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

「前辈才是,居然是H大的学生。」

 

两个人自打两年前乌野对音驹的练习赛相识,之后在几次的合宿中熟络起来。不过很快黑尾从音驹毕业,接触的机会大大减少,只是偶尔黑尾来看比赛能打个照面,平常朋友圈互相点点赞的关系罢了。月岛倒是知道黑尾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在东京,只不过没能想到这么巧居然是自己的第一志愿学校。

 

「一起吃个饭么?能这样碰上也是缘分呀」黑尾邀请道「学长请客啦」

月岛点头答应,毕竟作为一个想要考生还是有相当多问题想要问问前辈的。

 

黑尾找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拉面店,还不到饭点,人不是很多,两人随意找到边角的桌子坐下。

 

「两位要点什么?」老板娘亲切地对着两人微笑

「大碗猪骨拉面和盐烤秋刀鱼」黑尾抢先回答

「这边的客人呢?」老板娘看着月岛

月岛翻着菜单犹豫到底该点写什么。

「跟我的一样啦」黑尾一脸大大咧咧的笑看着选择恐惧的月岛

「好的,两位稍等哟」老板娘收走菜单往后厨走去

月岛一脸不悦「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月月不好好吃饭可是不行啊,我记得当年就是吃的最少的那个吧」黑尾托着下巴「明明个子挺高,就是太瘦,真的该多吃点」

月岛不想再在这种问题上和黑尾浪费口舌,顺势岔开话题

「前辈能考上H大也是很厉害嘛」

「我长得就这么像差生么,明明高中成绩也一直是年级前几来着啊」黑尾无奈,「所以月月是想考来我们学校?」

月岛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黑尾,包括现在这个周末要往返东京宫城补习的事。

「这往返起来可是很麻烦呢。」黑尾说出了月岛心中最大的烦恼,搞得月岛一直在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黑尾突然张开双臂,然后说

 

「所以住到我家来吧」

 

......啊?

月岛自然是一口回绝,虽然这样确实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难题,但他认为自己和黑尾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顺理成章寄人篱下的关系。

「是我在学校附近租的,一直没有找到合租人所以正好有空房,住进来完全不会有影响啦」黑尾怕月岛想太多特意解释道。

「不是这个问题......」

「就当是前辈给可爱的后辈一点点照顾吧」黑尾顿了顿「毕竟,我还是挺希望你能考到我们学校做我名正言顺的后辈呢」

「啊……?」这回惊得月岛直接发出了声音

「那就这样定了吧」黑尾没给月岛留丝毫拒绝的余地。

 

之后的几天,月岛不知道黑尾是从哪里要来了自己家的电话,先后说服了月岛爸爸月岛妈妈和月岛哥哥,让他们同意让月岛周末住到自己家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这个节奏完全超出的月岛的想象,以至于他背着大包小包被母亲送到黑尾公寓的门口时候还处于懵圈状态。

「别给你铁朗哥哥添麻烦,知道么萤」妈妈拍拍月岛的后背

「我会负责好好照顾他的,伯母您放心吧」黑尾一脸标准的好孩子微笑

 

目送月岛妈妈下楼返程后,黑尾帮着月岛把包拿进屋里

「之后请多指教啦,萤·弟·弟♪」

 

————tbc————

接着看戳→

 

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我终于写黑月了!

电脑码字居然意外地有点不顺手

 

这大概是一个月岛稀里糊涂的就开始了和黑尾同居日子的设定,就是半同居【?】慢慢到同居然后相恋在一起的故事,都是些日常段子。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样的黑月,一点点的培养感情,而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其实铁朗哥哥现在就已经有一点点在意萤弟弟,毕竟萤这样的变扭性格真的是很吸引人,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呢

 

其实我是坚定的黑尾love来着……然而萤他真可爱^q^好想欺负他……真的是越写越会偏向受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_(:з)∠)_